5月4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開始了非洲之旅,將對埃塞俄比亞、非盟總部、尼日利亞、安哥拉和肯尼亞進行訪問,並應邀參加在尼日利亞舉行的第24屆世界經濟論壇非洲峰會全會。由於中國曆來十分重視發展與非洲的關係,李克強總理此行不僅受到非洲國家的重視,而且國際媒體也十分關註。有媒體稱,李克強總理此行是要打造中非合作的“升級版”。那麼,這個“升級版”會是什麼樣的呢?
  新時代,新關係
  眾所周知,長久以來,重視同發展中國家的關係就是中國外交的重要內容。早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新中國第一代領導人就已經開創了中非關係的良好局面。坦贊鐵路、中國援非醫療隊等都是中非雙方人民熟知,而且影響至今的合作項目。而最值得稱道的則是1972年,廣大非洲國家在聯合國投票支持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非洲兄弟把中國抬進聯合國”成為一時佳話。
  總結改革開放之前中國與非洲國家發展關係的特點,人們會註意到其中政治色彩十分濃厚。這與當時美蘇兩極爭霸的冷戰格局有很大關係。中國和非洲都是相對落後急需發展的國家和地區,而且都有過被列強侵略殖民的慘痛經歷,因此,在超級大國對抗的當口,中非只有在政治上團結互助,才能維護本國的利益,並未自身發展贏得獨立的空間。
  可以說,過去值得稱道的中非關係是在冷戰的特殊環境下的產物,雙方合作的主要形式主要是經濟援助和政治支持。目前的國際環境和國與國的關係已經今非昔比,中非之間自然也要在新的時代,發展新型的關係。
  自從改革開放之後,快速的經濟發展成為中國最主要的成就,自然經貿關係也隨之成為推動中非關係的主軸。特別是進入21世紀之後,中非經貿關係得到快速發展。根據中國官方統計,2000年中國與整個非洲的貿易總額僅108億美元,而到了2013年,中非貿易總額就突破了2000億美元的大關,增長了約20倍。
  不過,新形勢也帶來了新問題。隨著經貿關係的增加,中非民間來往顯著增多。由於雙方文化、風俗等方面的不瞭解,很多以往被特殊時期的政治關係所掩蓋的問題就暴露出來了。近幾年,中國員工在非洲因為文化不同所造成的麻煩屢有發生,對中非關係健康發展造成不利影響。面對這種情況,中國政府已經提醒赴非經營的企業要註重對於當地文化風俗的學習,並且從國家層面推動與非洲國家的人文交流。中國政府開展了“中非民間友好行動”,設立“中非新聞交流中心”等,,支持和促進雙方民間團體、婦女、青少年和媒體界等開展交流合作,並設立專項資金推動中非兩地教育、學術和文化機構的合作交流及人員往來。
  三管齊下的“升級版”
  無論中非人文交流的成果如何,經貿關係在可見的未來依然將是中非關係的支柱。事實上,此次媒體在李克強總理訪非之前,熱炒“中非合作升級版”,也主要是看重經貿領域。
  在過去幾年,正當中國在非洲經貿發展如火如荼時,西方卻在散佈“中國在非洲進行新殖民主義”的論調,並得到部分非洲內部人士的附和。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雖然與前面提到的文化差異有關,但不能忽視的是中國人在非洲的經營模式和行業領域對非洲造成一定衝擊的因素。這主要是因為當時中國和非洲很多地方的經濟一樣,發展較快的都是低端勞動力行業。這就加劇了中非企業間的競爭。
  不過,近年來,中國經濟的質量迅速提高。中國正在努力提升產業的附加值水平,很多行業已經達到世界頂尖水平。而非洲目前經濟也有很大發展,中產階級的數量在增長,但是當地產業和基礎設施條件都需要提高。這就給中非合作製造了有利的空間。在未來,中國公司既可以繼續幫助非洲改善基建,也可以轉移國內落後的產能到非洲。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中方要體現出與以往的歐洲殖民者不同的素質。那就是真誠與非洲國家當地人溝通交流,俗話說,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中國如果可以把自身發展的經驗告訴非洲國家,勢必有利於非洲當地的發展。同時發展起來的非洲也將成為世界上最後一塊兒有著巨大發展潛力的市場,中國與之搞好關係,無疑是占據了先機。
  從政治聯繫,到經貿往來,再到人文交流,中非關係的內涵正隨著時代的發展而豐富。這三者有機結合,互相促進,這大概就是中非合作“升級版”的主要特征吧!(曹岳 文章來源於《世界新聞報》)  (原標題:中非關係需要“升級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x28gxoxbm 的頭像
gx28gxoxbm

暑假

gx28gxoxb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